當得知Kobe意外離世的消息時,Phil Handy正駕車行駛在高速路上。因為情緒太過激動,這位湖人的助理教練不得不把車子停靠在路邊,先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Handy如此悲傷,不僅僅因為他曾跟Kobe共事多年、私交甚好,更因為Handy還認識另外幾位在這次空難中喪生的人,其中就包括Kobe的女兒Gianna,以及Gianna的隊友艾爾莎·奧托貝利。

湖人助教:Kobe跟我說5點45訓練,然後下午他竟然沒去,後來才知道是早上5點45!-籃球圈

“最瘋狂的地方就在於,差不多兩週之前,我還在體育館里見過Kobe、Gigi和艾爾莎,”Handy在接受媒體採訪時,情緒很激動地說,“我們幾個人最近關係很緊密,在一起做訓練什麼的。最讓我難受的地方就是,我覺得我和他的關係才剛剛開始變得密切,本來可以朝其他的方向發展的。”

Phil Handy2011年進入了NBA教練領域,最初在邁克·布朗的手下擔任助理教練。Handy不止一次地表達過自己對Kobe的感謝,他說如果沒有Kobe在身後的“推動”,就不會有他今天的成績,更不會有他2016年隨騎士奪冠以及2019年隨暴龍奪冠的經歷。

下面,就聽聽Handy分享的他與Kobe以及Gianna的故事——

湖人助教:Kobe跟我說5點45訓練,然後下午他竟然沒去,後來才知道是早上5點45!-籃球圈

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湖人隊,當時Mike Brown對我說:“你的任務,就是要跟Kobe建立起關係。另外,也要確保球隊中其他人都在認真地訓練和準備比賽。”但在此前,我跟Kobe完全就不認識。

那年趕上聯盟停擺,後來在2011年停擺結束後的首次訓練中,我早早地趕到訓練場,幫助球員們進行訓練。當時,Kobe就從更衣室里走了出來,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場邊,盯著我看。他就這樣看了差不多5分鐘,然後就回力量房去了,全程我們沒有對話或者交流。此後三天,他就天天來看我在幹些什麼。

之後有一天,隊內打訓練賽,布朗教練讓我當裁判。天啊,Kobe當時真的對我很嚴格,幾乎每個回合他都覺得自己被犯規了。我當時沒吹哨,只是不斷地說:“繼續打。”他的球隊當時比分落後,而且我也沒覺得他被犯規了。

湖人助教:Kobe跟我說5點45訓練,然後下午他竟然沒去,後來才知道是早上5點45!-籃球圈

後來有一個回合,那傢伙居然直接把球丟向我。我站住了說:“喲,這個人剛剛拿球丟我。”然後我就撿起球,也朝他丟過去。我來自奧克蘭,這就是我們奧克蘭人的行事風格。布朗趕緊來打圓場,他說:“Phil,冷靜一下。”但我當時在氣頭上,不停喊:“這傢伙朝我扔球。”“他就是不喜歡我。”

後來訓練結束之後,Kobe走了過來,拍拍我的屁股,然後說:“就應該這樣為自己出頭。”他說完也沒停步,繼續往前走。我就對著他喊:“你不能通過這樣的方式來測試別人。”

Brian Shaw(前湖人球員和助教)在我得到這份工作後就曾告訴過我,他說Kobe會對我進行一次測試。如果你默認了的話,那他以後就會用那種方式來對待你。就算他用一些盤外招,那也一定要據理力爭。在Kobe朝我扔球的時候,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這一點。後來也證明,他的確是在測試我。

湖人助教:Kobe跟我說5點45訓練,然後下午他竟然沒去,後來才知道是早上5點45!-籃球圈

當時我還沒有機會跟Kobe一起訓練,但後來有一天,在訓練結束之後,他給我打了個電話,然後跟我說:“5點45的時候來球館見我。”提醒你們一下,當時是下午2點。所以我就說:“沒問題。”後來下午5點半我到了球館,一直等到6點他沒來,6點半也沒來,6點45了他還是沒來。我就意識到這傢伙不會來了,然後我就回家了。

第二天早上球隊有訓練,我7點半就趕到了訓練場,8點的時候這傢伙從更衣室走出來,跟我說:“喲,你在搞什麼?你怎麼沒來跟我訓練?”我回答說:“我來了呀,我昨晚來了。”然後他說:“夥計,我的意思是今天早上5點45。”我盯著他,說了一句髒活。而他回應道:“明天5點45再來一次吧。”而那就是我們關係的起點。

我終於獲得了機會,可以跟他一起進行訓練,他一開始就告訴我,他想要在持球方面繼續提高,同時他也希望一如既往地磨練他的腳步動作。他給了我這樣的指示,我就按照他的要求來執行。我們倆關係越來越好,因為他非常尊重我對待工作的熱情。如果你在他追求冠軍的路上無法提供幫助,那你對他來說也沒有用處了。

湖人助教:Kobe跟我說5點45訓練,然後下午他竟然沒去,後來才知道是早上5點45!-籃球圈

去年,Kobe在自己的曼巴體育學院進行了第一次只有受邀者才能參加的NBA球員訓練營。很瘋狂的一點就是,他非常信任我,讓我來全權負責所有的事情。當時我問他:“Kobe,有哪些特定的球員是你想要邀請過來的?”他回答說:“我想邀請的只有那些真正想來的球員。”

最終來到訓練營的球員們,他們都是真正熱愛這項運動的人,也是想要來這里學習和訓練的人,他們對於比賽的態度也是如此。Kobe也是這種類似的人,如果你不是一個努力的人,那你跟他之間就沒有任何的共同點。如果你真的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好,也一直在努力訓練和打球的話,他也不會為難你。

在那次訓練營開營的第一天,Kobe把所有人都帶進了一間教室,上了一堂理論課,講了很多基礎的知識。比如如何閱讀防守,如何控制進攻,以及如何破對手的雙人包夾。課堂氣氛很好,大家都真的想要從他的身上學到一些東西。另外,他還展示給大家他如何看比賽錄像,以及如何擊垮對手的防線。一切都非常棒。

湖人助教:Kobe跟我說5點45訓練,然後下午他竟然沒去,後來才知道是早上5點45!-籃球圈

關於Kobe,我還有很多難忘的記憶。這些記憶並不都是美好的,但是有一個可以讓人明白Kobe如何打磨出這麼出色的技術。那是一次他在練習罰球,整個人都非常的專注,聚精會神。這時候,我們教練組的一位成員成為走進訓練場,跟其他某個人嘻嘻哈哈地開起了玩笑。這時(Kobe)幾乎要把他的頭給扭下來。“你沒看見我正在訓練嗎?不要嘻嘻哈哈地進來隨便開玩笑,”Kobe說,“我會在你工作或是看錄像的時候,跑進你的辦公室里嘻嘻哈哈嗎?快XX的從球場上滾開。”

我當時也坐在場邊,嘴里就發出“噓”的聲音。他對待自己的訓練真的是太認真了,這只是眾多這樣故事中的一個。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美好的記憶,但是它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腦海中。當他真的認真訓練的時候,他從不開玩笑。

至於他訓練的方式,很多人都沒有機會看到他關起門來是如何練球的。他是一個瘋子,是一個完美主義者,他一直都在努力,儘可能地讓他在球場上的每個環節都盡善盡美。

湖人助教:Kobe跟我說5點45訓練,然後下午他竟然沒去,後來才知道是早上5點45!-籃球圈

後來,我得到了騎士的工作,我很快就給Kobe打了電話,電話里我跟他說:“我需要你來幫我指導厄文,我知道他非常崇拜你。如果讓你扮演這個年輕人的導師角色,我想知道你是否覺得可行?”他回答說:“當然了,我非常喜歡那個孩子的打球方式。”當時他們倆就已經認識彼此了,但還不是很熟。所以我也算在某種程度上培養了他們倆之間的關係。後來也跟厄文說:“厄文,我希望你能跟Kobe聯繫一下,好好地發展一下你們之間的關係。”

如果你關注我的社交媒體,就會看到我跟厄文一起做Kobe的曼巴直升機。那是2015年,騎士隊來洛杉磯訓練,我就安排厄文去橘郡,我們跟Kobe一起吃了一頓飯。我們吃了大概兩個小時,聊了一些心態層面的事情。後來我們要回去了,Kobe就說他可以用直升機送我們回去,然後就有了我拍的那段厄文上直升機的影片。

在我進入騎士教練組之後,厄文和Kobe就建立起來很好的關係。2016年,在我們拿到總冠軍之後,我們在更衣室里就跟Kobe影片聊天。我們這邊在拿著瓶子喝酒,他則坐在家里的沙發上看著我們笑個不停。

湖人助教:Kobe跟我說5點45訓練,然後下午他竟然沒去,後來才知道是早上5點45!-籃球圈

Leonard也是Kobe的粉絲之一,去年他贏下總冠軍之後,我們也跟Kobe影片聊天過。當時,Leonard還跟Kobe開玩笑說:“現在我可比你厲害了。”

我兩次隨隊拿到了總冠軍,賽後我都給他發了影片的邀請,而他都接受了。他會看著我笑,跟我說:“是的,我看到你(的表現)了。”

去年夏天,在我接受湖人助教的工作之前,Kobe給我打了電話,問我能不能幫助訓練一下Gigi(Kobe的二女兒Gianna)。當時隨暴龍奪冠之後,我給自己放了一個月的假,沒做任何與籃球有關的工作。他就給我發了條短信,問我:“你恢復自由身了嗎?你現在在哪里?我想讓你幫著訓練一下Gigi還有她的幾個隊友。”

我答應下來,而跟他們的訓練也是我那段時間第一次重回體育館。他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:“不用手下留情,就像當年訓練我們那樣來訓練她們。她們也是籃球運動員,她們也都是真心熱愛。等到了場上,她們需要你幫助訓練所有的運球技術。”

湖人助教:Kobe跟我說5點45訓練,然後下午他竟然沒去,後來才知道是早上5點45!-籃球圈

我還記得當時的訓練場景,所有女孩的精神都非常集中,態度認真,已經為訓練做好了準備。她們身上真的有他的精神力,而他就坐在場邊看著,並且說:“這些正是她們所需要的,以後你要是還有時間來訓練她們,你就過來。我真的需要你,因為這些姑娘在防守端逢擋拆就換人,我們在這方面卡了好久。你能做一些訓練改變她們的這個習慣嗎?”

後來只要時間允許,我就會去訓練她們。當然我們球隊的日程安排的也很滿,我去那里的機會也有限。但是在面對這些女孩方面,他真的非常嚴肅和認真。

而Gigi也讓我想起了她的父親,在場上她會做轉身的後仰跳投。但她性格很好,也是一個很出色的籃球運動員。其實Kobe並沒有逼迫她做什麼,她對於這項運動真的是充滿熱愛,這一點你完全能看出來。

湖人助教:Kobe跟我說5點45訓練,然後下午他竟然沒去,後來才知道是早上5點45!-籃球圈

我跟瓦妮莎並不熟悉,我只能想像她要面對怎樣的痛苦。我們大家也都很痛苦,但離開的是她的丈夫,還有她的女兒。所以我只能為她和她的家人們祈禱,我真的沒法想像她如今的感受。

週一(Kobe遇難的第二天)晚上,我跟幾位球員來到了體育館,一起進行了訓練。當時,我覺得這里就是我的避難所,一直都是。週二我們又進行了一次很棒的訓練,球館里的能量很充足,我覺得這也是球隊的大家所需要的。能夠重新跟球隊的大家聚在一起,我感覺很好,球隊的所有人都聯繫在一起,度過了很好的一天。

如果不是因為他,那我也無法進入到NBA的教練領域里。我的第一份NBA工作,就是在湖人當助理教練。那是一個絕佳的機會,但對我而言,我更大的動力是希望能夠跟Kobe一起工作。他教了我很多,就跟他教給很多NBA球員的一樣多。更重要的是,他教會了我如何對這項運動心懷感激。

湖人助教:Kobe跟我說5點45訓練,然後下午他竟然沒去,後來才知道是早上5點45!-籃球圈

我跟Kobe最後一次發短信,是在1月19日,我們正一起努力開發一款手機App,一切還在起步階段,我們一直都在聊,要開發一個我們自己的“曼巴精神”App,而我就在做這件事。我告訴他開發的信息和進度,跟他說這款App會多麼有影響力,而他也非常感興趣。

這些天,我經歷了太多的情緒起伏和波動,但最重要的是,我覺得我對於自己正在做的事情,有了全新的認識,也對目標有了全新的認識。我希望自己可以繼承他的一部分遺志,當然,在籃球賽場的內外,很多人都會做這件事。但我覺得這不僅僅涉及籃球,我會去做一些我個人覺得Kobe希望我們去做的事情。

不管你在幹嗎,每天睜開眼睛,都要努力工作,要在你從事的行業里,真正地努力做到出色,將你的技能打磨得盡善盡美。當年,他就是如此。
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推薦

少年猛將傳

扯!看的我手抖心跳加速的熱血沸騰啊!
就是應該要這個樣!
快節奏戰鬥就是爽!

立即下載

相關閱讀